保安的极品艳遇_武侠古典

保安的极品艳遇


 她又一次出现在我的面前,我讨厌这夏天,所有邪恶的念头都在这种日子里得以催生,而她就是催化剂。差不多每天的这个傍晚,她都会晃着那丰满欲裂大奶子,挺着两条白的耀眼的大腿,在这保安室前的窗户走过,而我,也只在这一个窗户的宽度内,高潮着。我幻想着那一片肉色,幻想着超短裙内裹着的屁股,也幻想着摸着那对豪乳的触觉,我没法抑制着我一切粗暴的想法,守在这两米宽的窗户。我在筹划着有一天,粗暴的撤掉那碍事的短衫,撤掉那裙子内隐现着的蕾丝,让她撕心裂肺的痛苦的跪在我的身下!

  我是一名保安,与文化不沾边,与斯文扯不上.那年在村里抓了几把村里一个老娘们的奶子,被他妈的弄的满村都知道,逼不得已,我躲在了这个肮脏城市的房子里。那个女人三十岁左右,是租住在这个小区里的独居女人,听其他的保安说,她是做夜场生意的,或者就叫三陪吧,保安这点工资只能让我对着她流着口水,然后自己的右手再那么动几下,也就是所谓的全部了。其他的保安和我也没啥区别,我能看到他们比我流着更多的口水,恶心而龌龊。

  也许这样的尤物不可能出现在我的生活里,因为我知道,她那洁白的酮体属于那堆铜臭的人民币,有钱的人可以肆无忌惮的在她身上掠夺那一片春色,而我或许也就是通俗里的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的那种吧。

  但是命运却是那样喜欢和人开玩笑,从来不相信天上掉馅饼的我,终于也在这个炎炎的夏日里清爽了一把。那天是周四,和往常一样,她穿着肉色短裙,黑色T恤,踩着银色高跟鞋又从保安室经过,透过那扇窗,我那一双邪恶的眼神,透过了那薄薄的罩衫,肆无忌惮的巡视着。恰巧她的眼神和我的眼神撞了个满怀,“小子,怎么样,身材好吗,要不要晚上来我住的地方聊会天?”她赤裸裸的眼神透出一丝妖媚,说着便用左手扶了扶她诱人的双峰。被她这一勾引,我立马血气上涌直冲脑门,直愣愣的看着她的胸咽了咽口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见我不语,讪讪的淫笑起来:“瞧你的小胆,我又不是吃人的母老虎,放心,我不收你钱就是!”说着,甩了下她那头大波浪扭着细柳腰肢走了,留下一串鄙夷的笑声。我望着她那浑圆的屁股,雪白的双腿,脑子里全是淫秽不堪的场面,老子要是有机会,我非得操死你,我暗暗的思忖着。这想着想着,自己不经意也傻笑起来,莫非还真把人家调戏的话当真的,我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回过身来,仰躺在座椅上,兴趣索然的望着这四四方方的小窗户外的天地。我压不住心底的欲望,眼前总是浮现着那雪白的腿,丰满的胸。

  时间在难熬的分分钟逝去,我也不知道咋过的,当她又出现在这扇窗外的时候,我几乎睡着了。高跟鞋的声音传到耳朵里,我仿佛看到了那双腿,还有那片浓密的黑色。她晃晃悠悠的扶着墙走来,我想她应该是喝多了。我迎了出去,对她说到:你好,需要帮忙吗?她停了下来,缓缓的抬起头,眼神中闪过一丝浓重的鄙夷:“你?你能帮我什么,哼!”说完,径自从我身边走了过去,我愣了一下,说道:“要扶您进去吗?她转过头,脸上又有一丝诡秘的笑:“扶我?好啊,那你倒是扶我到家里啊。”说着便醉意阑珊地往我身上倒,我急忙上前扶住她柔软无力的腰,她的脸一下子凑到了我的鼻前,吐着丝丝的酒气,确实那样的摄人心魄,撩人心扉。“快扶人家上楼啊,人家热死了。”她撒娇似地再我怀里扭来扭去,幽怨的眼神望着我,天啊,我快被这妖精给迷得完全死去理智,真想立刻马上就地解决了她。但是理智告诉我,我不能这样做。

  小区里安静而昏黄的灯光照在她晃晃悠悠的身上,迷离而性感,我轻轻的扶着她,几乎可以感受到自己蓬勃的心脏超负荷的跳着,等走进楼道里的时候,我早已汗流浃背,比跑了3000米更难受,但我却似乎知道,好戏应该很快上演。或许是吹了风的缘故,她应该更醉了,也更热了,这畜生竟然大胆的开始抚摸我的JJ.我被她突如其来的举动瞬间搞得举足无措。“害羞什么,我只是摸摸看,这个尺寸合不合而已。”她媚笑着放开了握着我鸡巴的手,而此时JJ也被她这突而其来的举动吓得直愣愣的发胀。我继续扶着她往上走,她那一片光洁的后背就那样映着昏黄的灯光,幽幽的闪着肉色的光,而双峰的曲线在楼道里也被勾勒的更加清晰,一楼,二楼,三楼,我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终于到了四楼,她甩给我她手上的包,“帮我把门打开,我没有力气找了。”我叉开脚,支撑着她所有的重心,腾出手来翻她包里的钥匙,妈的,女人的包真是零碎,啥都有,卫生棉,纸巾,打火机,素口水,操,还有半盒避孕套。翻了许久终于在阁层里找到了一串钥匙,也不知道是哪一把,我胡乱的试着终于听见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咔嚓,门开了。。。。。。。

  酒早掏空了她的气力 。她一进门,软软地从我怀里瘫了下去躺在地板上。眼神呆滞地望着我,而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好几分钟不知道自己在干啥。我也坐在地板上,点了一支烟,借着烟火的光,打开了灯,进门是客厅,小小的沙发放满了乱七八糟的衣服,再往里是两个房间。她躺在那里,一手将胸罩从怀里掏出来,就势摔在了我的脸上,然后又从我的脸上跌落下来。我分明看到她的雪白双乳弹出了她的衣领,肉色的裙子已经被她拉到了腰间,我清晰地看到她那凸起的三角地带被黑色的蕾丝短裤勾勒得特别诱人,那两条雪白的腿,驯服的摊在我面前,光洁白嫩,我咽了下口水。“还不快过来伺候我,难道你想让我虚度朗辰美景吗?”她用那软弱无力的玉臂开始向我招手。顿时,我的思绪活了。我站到她身边,然后俯下身狠狠的吸着那个雪白的奶,恨不得就这么一直吸着,没有想到,我一个穷保安也能高傲的吃着你他妈的大奶子!即使哪怕就是今天一个晚上!!我也满足了,我抱起了她,走到了里面的房间,这女人浑身软软的,入手滑溜,细嫩。我的脑海中就只有两个字“雪白”,到处都是雪白的肉。放在床上,我跪在床边,仔细打量着她,我不知道下一次是否还有这种机会这种距离去接触这种女人。高跟鞋已经踢到外面了,雪白的脚,染着淡银色的脚趾甲,性感。细长的腿,像一张雪白的缎子,我死盯着那条蕾丝内裤,窄小而紧绷,我分明可以看到里面的缝!掐了烟,我轻轻的拉起内裤,慢慢的往下褪,然后,那一片我梦寐已久的阴部就裸露在我的眼前,高耸而浓密的毛纠缠着,盖住了下面的一切,我心想,草,这毛也太浓了吧,褪了内裤,有翻了身解开了胸罩,于是,一个雪白丰满无限诱惑的女人就躺在我面前,我还没急,我兄弟已经愤怒的硬了起来,你妈的从哪里下手呢,忽然间我也迷惑起来。不像我们村里的老娘们,除了下垂的大奶子以外,找不到一点让人兴奋的地方。我把她铺平,双腿分开,然后我也脱掉了湿哒哒的衣服,轻轻伏在她的身上,女人的脸在这个时候似乎是多余的,我轻轻的抓起她两个乳房,轻轻的捏,然后再旋转着按,再狠狠的把乳头放在嘴里使劲的吸,我知道我啥也吸不走,但就是想吸,她乳头不大,但这乳晕却着实够大,看着就刺激,我用力的甩着她这对豪乳,多少尺寸我不懂,但弹性真的不错,不像村里老娘们那种软趴趴的,像一堆死肉。不知道不觉的,我下面的兄弟已经蹭到了那团黑密的毛,我往下退了一步,然后看着将脸凑近了这个文雅叫穴、通俗叫逼的地方,一股特有的味道传了出来,我将毛分向两边,然后,我的心跳几乎停止。好大的阴唇!好长的阴蒂!你这个骚货,听人说这东西大都是被吸出来的!妈的,这得多少次才能吸这么大,而这么大竟没有我的一点功劳。我心中怒火腾的烧了起来,然后一口将这堆肉全部含到嘴里!往死里去吸,心中骂道“骚娘们,白天你还勾引我,现在不也成为老子胯下的玩物了!”我双手抬起她的双腿,将头埋在两腿之间,疯狂的吮吸,那丛毛不停的碰到我的脸颊上,”真痒。奶奶的。”我边吸边说,“那你去洗手间找把胡须刀,帮我把这些杂毛剃了吧。”她说着指了指卧室左边,我立马站起身来到洗手间,还真翻出一把刮胡刀,应该是这女的剃别的毛用的吧。蘸了点水,我回到她身下,小心翼翼的把那堆无耻碍事的毛全剃了,忙活了几分钟,总算清净了。我这才仔细打量着这堆肉。时间有的是,慢慢的欣赏。让我欣慰的事,这个大奶妞的逼还是白嫩的,除了阴唇的颜色略深以外,阴唇以内我不知道该叫啥的肉都是粉嫩的白色,也不知道是我口水,还是她自己的流出的,整个逼润润黏黏的,大阴唇厚实长阔,软软的摊在两边,而阴蒂已经鼓胀的透了出来,圆圆的一珠,就像我小时候抢小伙伴的玻璃球,怎么可以找这么大!我纳闷。吸了几下阴蒂,我翻开了那两片银耳(嘿嘿,,黑木耳),嫩到极致的肉藏在里面,羞涩的看着我这个保安,我亲了一口心想,害什么骚,老子就是把门的,你安全着呢。我忍不住又把这堆肉含在了嘴里,用舌头去体验着这动人的逼,不,还是叫穴吧。脑子里转着乱七八糟的念头,但嘴没闲着,我探出双手使劲揉捏着上面两个奶子,真爽。然后我把她翻过身来,屁股朝上,朝那屁股上狠狠的抽了两巴掌,雪白的屁股瞬间涌起一片红色,醒目又性感!她居然没有吭声,我越加的胆大了。我再次趴上去,将脸又埋在屁股中间,伸出舌头舔舐着。我舔着她的屁股,白的晃眼,又弹的刺激,我抬起来用双手死命的捏着两瓣屁股,心想,妈的,这屁股真是给我准备的,多一点少一点都不行!我抚摸着她的腿,然后贴在脸上使劲的抱着,然后再轻轻吻着小腿,吻着雪白的脚,再换过另外一只脚,再往上吻着,然后游走到胸部的时候,再一次投降,我不知道该如何的揉甩按搓摸拍,才能表达我对这奶子的喜爱。最后,我看到了她的脸,刀削似的轮廓,悬直的鼻子,细长的眼窝,如丝般的眉毛,第一次发觉这骚娘们有一种空灵而纯洁的美,为啥睁开眼的时候只有媚了呢。

  这一顿折腾应该已经耗了大半个小时了。我看着自己涨红的弟弟,好吧,该让他出来,不对,该让他进去爽爽了。我再一次翻过她的身,内心狂喜,不为别的,就为在门口时那轻蔑的眼神在此刻得到了最彻底的回击!骚货,你永远干不了我!我又一次伏在她的身上,然后轻抬起她的双腿,向上扯了一下,将逼漏的彻底点,然后,用双腿架着她的腿,双手翻开那对厚实的阴唇,然后毫不犹豫的,将JJ直接顶了进去!一阵刺激的快感立即由JJ传遍了全身。

  “啊,你弄疼老娘了,你这个挨千刀的,不会轻点嘛?”她邹起了眉头,一脸坏笑的看着我。妈的,这骚娘们,还真与众不同,好吧,既然你愿意让老子操,老子今天就好好伺候下你,反正是白捡的大便宜,我心里立马嘀咕开了。她缕了缕两颊的秀发,发浪的唤到:“还不伺候老娘,我正爽着呢。”说着享受得闭起了眼睛。哇靠,我顿时心里泛起的笑意,真是太美的事情了。我立马抽出涨红的鸡巴,再一次直挺挺的进攻。常说被人经常干的女人的逼都很松,但是她却很紧实,肯定不是这种感觉,但我兴奋的感觉不容我多想,马上迅速的第二下。第三下。。。那骚娘们唱曲似的咿咿呀呀的叫开了。我很快沉浸在这种频率里面,只是我是一个不断需要舌尖享受的人,插了一会后马上抽了出来然后伏低头部,向上扯着她嫩白的脚踝,想再一次把整个阴部含在嘴里,我吮吸着,用舌头不停的舔着豆大的阴蒂,然后再向下一点将舌头伸进了穴内,不断的搅着,再抬高腿将JJ伸了进去。“没有吃饱饭吗?用力点啊!”骚娘们埋怨着扭动着细腰,我心想,这骚货还真心急。重复抽着几次以后,明显的感觉到阴道上壁渐渐硬大的点,极度的紧张和兴奋让我有种收不住的感觉,可不能射!我还没爽够,我知道一射之后这欲望就像吃饱了饭似的,消失无踪,我向前伏了一点,探手使劲抓揉这对又大又圆的乳房,放缓了抽插的速度,忽然间觉得她似乎颤抖了一下,然后阴壁内有一股浅浅的缩感,“爽死了,干死我啊,用力啊!”骚娘们再次不满意的白了我一眼,粉拳随即落在我的胸膛。我一下被愤怒的激起。原本还想好好享受这尤物,却被他搅合的少了些许柔情,既然你那么贱,我就让你尝尝我的厉害。

  我也把她侧翻,然后压住她一条腿,抬高另外一条,雪白的小穴立即呈现另外一种美感,丰满而鼓胀,一动一合间隐见肉色,鸡巴对中肉穴使出全身的重力顶进去。骚货立马条件反射般的拱起身子,“痛,痛,痛啊,死鬼!"嘴里喊着,眼神确迷离而又幽怨。我抽出鸡巴反复的进进出出,“骚货,你不是喜欢我用力嘛,老子今天就干死你。”说着我的大手重重地拍在她雪白的屁股上,立马泛起五个殷红的五指,骚货微微抬头从鼻腔中升起一丝轻微的叹息。这低吟又刺激到我,JJ想吐的感觉强烈起来,我更慢了。但左手又狠狠的抽了一记,红色在雪白间泛起,又是一声低吟,却清晰很多。我拉高她的右腿,右手向前朝她侧躺这的右奶也轻拍了一记,侧面看去这奶子更大了,她轻咬着嘴唇,此时的我已经欲火中烧,很难顾忌她的感受,这一个表情将我欲望的神经瞬间扯断。我左手抽一记屁股,右手拍一下乳房,此起彼伏的声音像一个曲子,我想到了她刚才在保安室门口露出半截屁股的情景,我下手更狠了。她也从低低的轻吟慢慢地又淫叫了起来。我俯下身子狠狠的朝那丰满的嘴吻了一大口,她也张着嘴轻轻的回应,我伸出舌头探到她嘴里,香香甜甜的口水混着她的舌头,都被我吸了过来,痛快!草你妈的,现在还不是被老子随便搞,还牛逼似的给我半截屁股!现在我全要了!我又狠狠的吸着,然后再把我的舌头伸到她的嘴里使劲搅着。然后直起身子,一把将她再翻半个身,她也顺从的撅起屁股伏了下去。我侧躺着,侧趴身子低头从后面看着她的屁股,这个角度的屁股是尤其的大,而小穴更加外翻,里面裹着的肉也趁机探了出来,我伸出两根手指顺势插了进去,里面湿的一塌糊涂,我立即又兴奋起来,这次真他妈的捡个大便宜!我快速的抽送着手指,即可以直接看着这个小穴,又可以让JJ休息一会,单身这么久很容易射的。她反应越来越强烈,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我低着头看了下那一对晃动不停的大奶子,说道:“草,你这奶子太大了吧,吃啥东西长的。”这次她没有说话,只是我双手死死的拽住被单,我伸手左捏捏,右捏捏,恨不得多张几张嘴,多几只手。水越流越多,她淫叫变的毫无节奏,我又忍不住,跪在她屁股后面,然后双手掐着她的腰向下按着,再一手扶正JJ,哧溜一下,插了进去,她又大声的叫了一下,这角度的抽插又是另外一种感受,我拍打着她的屁股,她也极力迎合着,我不停的抽着,JJ传来更加强烈的快感,而我知道,自己快要射了,这一顿折腾我却觉得仍没有满足自己的欲望。她屁股不断地扭动着。每一次扭动,似乎都快冲破我的底限,我拔了出来坐倒身子,然后扯着她的双腿向后拽。于是她趴着的逼便直接压在了我的嘴巴上,我使劲扒开那两片阴唇,然后用舌头伸进去死命的往里探。那淫水,一滴滴的都滴在我的脸上,我左右晃着头,也晃动着舌头,不停的刺激着她的阴蒂,她的乳房压在我肚子上,厚实而痛快,仿佛这人是我女朋友似的,哪里像被我入室强暴的对象呢?她剧烈的扭动起来,然后一把含住了我的JJ,疯狂的吐吐含含,草你吗的,这骚货,我马上感觉到即将崩溃,长这么大哪有被女人这样对待过。她含吐的速度越来越快,而我的心跳也随着我舌头的频率加快,一种撕心扯肺的畅快感升腾到全身,突然她大叫一声,一股浓烈的淫水从她的阴道内喷出,喷在我的脸上和胸前,而她雪白的身子也极猛烈的扭动了几下,然后压在我的身上,我全身一紧,下面传来痛快之极的感觉,然后,仍在她嘴里的JJ终于把持不对,射在了她嘴里,她脸一侧,浓厚的白浆喷了出来,我猛烈的穿着粗气闭着眼睛低吼了几声,也瘫倒在床上,她雪白的腿侧压在我的脸上,轻轻的抽搐着,我伸出舌头又轻轻舔舐着她红涨的阴部,她又随着节奏扭动着,我失去了力气,她也那样蜷伏着。。不再发出一点声音。我挣扎着起来,看着她披散的头发,丰满的奶子似乎也失去了活力,软软的铺着,我顺着同向爬过去,然后翻开她卧着的身子,双手使劲抓着那一对乳房,狠狠的咬着,然后我又退到她下面,猛烈的吮吸着最后仅剩的淫水。她伸手满意的轻抚我的脑袋:“小子,真看不出来,你对付女人还真有一手。”忽然我觉得自己很悲哀,似乎是她早已放下的泄私欲的诱饵。休息了片刻,我看她早已满意的沉沉地睡去,我便提了裤子,关了门离去,也将这奇异的一夜关在了门内。

  回到保安室,一阵虚脱,说不出的疲惫。一个大头从门外探了出来,小倪公鸭嗓子似的声音传来:周哥,你还没回去啊。我嗯了一声,说道。现在回去了。然后站起身,骑着车,回到了住处,洗了澡,似乎身上还传来她的味道,她留了好几个谜给我,我不明白,看着窗外朦胧的夜色,忽然生出一种强烈的陌生感,仿佛天地间只剩下我,还有那个躺在床上的她,她在想什么呢?我点了一支烟,轻吟道:一操一世界,不语两春秋。当时明月在,风停浪不休。

【完】

上一篇:发泄 下一篇:他们仍未听说过那个女孩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