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忆那些年,我的初恋


午夜让寂静变的空虚,尘封的记忆模糊,感觉也开始模糊。胡乱的想,胡乱写,只为追随多年的你,想你的感觉。


  小学的寒暑假我特别喜欢在奶奶家过。那时候那奶奶家就是我的天堂,就算奶奶那不是无拘无束,就算奶奶不给我零用钱,不给我做任何爱吃的美食,我也会喜欢那,因为那有红姐。只有我叫她红姐,大家都叫她小红,记忆中就算比我小的孩子也那么叫,只有我叫她红姐。红姐比我大六岁吧。小时候觉得大六岁大好多,那时候我的眼里看她仿佛是个年轻的阿姨,她那时候大概也就中学毕业。小时的我很可爱,又装的一副懂礼貌的样子,嘴又甜,很讨人喜欢。尤其是红姐的父母,每次她家有好吃的都喊我去。红姐也爱陪我玩。红姐也不光爱和我玩,很多孩子都喜欢泡在她家里,那时候想法都单纯,一般好的电视节目都是在她家看的吧,也许是他家人和她都随和吧。等我上五年级的时候我多少能意识到男女时候的事吧,也遇到了一次尴尬的事。那是个闷热的夏天,奶奶家的电视比红姐家的电视少一个频道,我就想去她家看。到了才发现院门是锁着的,记忆中邻里家一般只有在晚上才锁门。明明觉得家里有人啊,我很好奇,就翻墙跳进红姐家。她家的窗帘是档着的,饭窗户没全关,风把窗帘吹出一道缝,我透着缝隙看见红姐在洗澡,背向这我,一身雪一样肌肤衬着乌黑的秀发,黑与白,太强烈的视觉冲击了。其实我早就知道红姐白,她的脸白是早就看到的,但没想过她身体比脸还白,耀眼的白,当时傻一样的站在那不会动了,直到她转过身来看见了我,我才想起来跑,一溜烟似的的逃跑。开始的几天我都是很害怕,害怕在看见她,害怕他告发我,我躲在屋里不出去,顶多在院里解决下大小便的问题。提着的心直到暑假结束才稍微放下。


  寒假前我一直犹豫是不是编个什么理由不去奶奶家过了。但最后还是硬着头皮去了。再次遇到红姐她象什么事也没发生。她越是那样我的胆子仿佛大了些。有时候想要是能再次见识下多好啊,也后悔当初没怎么看清楚。红姐家没象奶奶家那样的在院里概厕所,每次都是走上一段距离去公共厕所。有一次我在门缝离看着她拿着手纸离开家,我就提前跑到公共厕所,幸好里面没有人,我蹲在那等,其实想法很恶心,就想听听她尿尿的声音。听了老半天,也没动静,后来终于盼来脚步声,但别的什么也听不见了,我就跑了出来,看见她站在门口。我打了个招呼,叫了声红姐。她见到我好像很高兴。


  “太好了,里面黑我不敢进,你陪我。”


  我吃了一惊,“我不能进女厕所。”


  “没事,又没人知道。”


  我还是不肯,“男孩怎么能进女厕所呢,别人知道会笑话我的”


  她想了想也许是憋不住了,“你要是不陪,我就把你偷看我洗澡的事告诉被人”天真的我被要挟住了,哈哈。


  女厕所其实比男的厕所要大点,也许是没有小便池关系,也比男的干净。不怪她不敢进,里面一点缝隙都没有,一点光都照不进来,这样的设计是怕偷窥吗?她在兜里掏出了个红腊头,点上,吩咐我不许回头。我听话着呢,只是仔细的用耳朵辨认她的动作,听着她怎么脱裤子,怎么蹲下,怎么喘息,液体奔流而出的畅快,怎么的冲刷水泥地面。


  那一次,几乎都幻想这上厕所找我,可惜没有。


  一天她父母来拜托奶奶帮忙照顾她,她父母要出一躺远门。奶奶当然不会拒绝。我当时特别兴奋。本来打算她住我们家,饭也在我家吃的。


  晚上才想起来有部电视剧要看,电视剧播放的频道奶奶家的电视又收不到。奶奶是个换地方就睡不着觉的人,于是决定我住在她家作伴。


  那天她穿了件那时候很少见的绵睡衣,我穿着毛衣毛裤坐在沙发上。


  电视剧演到一半就停电了,屋里一片的漆黑。


  “真倒霉。”我抱怨着,“回奶奶那吧”我提议。


  “算了,别折腾了,睡吧。”


  “我害怕”我确实怕黑。


  “还男子汉呢,怕什么”


  “晚上有鬼。”我故意吓她,但这话一出口也吓了自己一跳。


  “别瞎说。”她也害怕起来。


  记得那时候经常停电,家里几乎都必备蜡烛。烛光照出一张通红的脸,那时候还没听说灯下观美人,只是觉得心跳能听的出来。


  我们和衣睡在了同一张床。我开始海聊胡说起来了,吹嘘自己在学校打架都怎么出风头了。自己怎么了不起来着。她也说了些所谓的心里话,都是什么衣服好看穿什么好来着的,我也搞不清楚,只是满口答应冒出在行。越聊越开心,不知道什么时候发现我们的手是拉在一起的。蜡烛延尽了,她也开始困倦了,但我特别兴奋。


  “你可怎么爱说话”说完她打了个哈气。


  “你讨厌我,我就不说了。”


  “没有,你在学校是不是挺招女同学喜欢的。”


  “不是,女同学都怕我。”


  “瞎说,怕你什么?”


  “怕我流氓啊,我可流氓了。”也许是越把自己说坏越证明不了自己坏似的。


  却没想到她却说:“流氓个给姐姐看看”


  我说好,上去一把把她搂了过来。她挣脱我,“别闹。”


  我用手去挠她的腰眼,她笑着说“讨厌”也开始挠我的腰眼。我们笑着在床上翻滚。那时候我其实特别爱疯,又孩子气。一翻身压在了她身上,两只手住她的手,屁股骑在她胸口,觉得屁股下面软绵绵的。就又往下挪了挪屁股,坐在她大腿那。她使劲的象把我推下来,结果失败了。她求饶的说:“到底是男孩子,姐姐错了。你下来。”我刚下来,她就又来说过来挠我。我们就又闹起来。结果她又输了。我又骑在她身上,这次我直接坐在她胸上。她开始是和我疯,又被我着么一坐憋的有些喘不上来气。可她怎么求绕我都不下来了。她每次翻滚我都能感觉自己的生殖起与她的乳房接触,虽然隔着彼此的衣服,但也能觉得舒服。“你下吧,别闹了,姐姐服了”


  我不下。“姐累了,你下来吧。”、


  “我不,你骗我。”


  “姐姐,真不骗你,你下来吧,”


  “我才不呢,这样多舒服啊、”我说完,爱扭动了腰,觉得鸡巴能在她胸上柔软。


  “你下来,姐姐让你更舒服。”


  “我不信”


  她想了想,停了会,轻声说:“姐姐让你摸砸儿,你绕了姐姐吧。”


  我脑子翁的一下子。心快要跳出嗓子眼了。手却顺着她脖领往里掏。我没想过她的乳房会那么的大,那时候我没有比较,就觉得她比我妈的还要大。


  她红着脸,小声说,“行,你都摸了,该下来了吧。”


  “不行,我还没另外一个呢。”说完我想伸进另外一只手进去。


  “你别在那摸,会把我衣领弄坏的。”


  她一边说,一边把我退下她身,但却引领这我的手通过他衬衣摸她的乳房。我开始用另外一只手摸另外一只乳房。又觉得不过瘾,开始两只手一起摸,摸了半天想起来什么想用嘴去吸。她却被我搞乐了,“你该什么呀,要吃奶吗?我又不是你妈。


  我被她说的不好意思,连忙把手拿开。


  黑暗中看着我的脸,说:”明明,你真帅,要是大点就好了“我说:”大点有什么好的“


  她说:”大点的话,做姐姐的男朋友啊。“


  我说:”做你男朋友有什么好的。“


  他说:”你要是姐姐男朋友,姐姐可以把什么都交给你啊。“我听她那么一说不知道那里来的一股豪气,猛的把她拦怀里,”你就是我的我想怎么玩都行。“其实那时候我根本就不知道怎么玩女人,只是把的往死里的抱,很很的抱着。她推开我,在我嘴里亲了下。我开始嘴对嘴的亲她,她把舌头伸我嘴里。我觉得很甜。我也开始学会了亲,从脸开始亲,慢慢的吻她脖子。她的呼吸加重。她开始自己脱衣服,一件件的脱,上身剩个背心,下面是个小的不能再小的内裤,我还是第一次看见那么小的内裤呢。她对我说:”这最后两件不能交给你了。“我开始玩她,几乎她没寸肌肤我都放过,实在是柔软光滑。我用手脱她唯一两件的时候,她却有意阻拦我。那时候我特备想看看那地下到底什么样,强硬的把那两件拽了下来。她用手捂着地下,露出两副丰满坚挺的乳房。我用手拜她手,她不让。我就用嘴晗住一只乳头用力的吸。一手绕后面摸她屁股,一手摸她那两只护照阴门的手。慢慢的她手松来了,却嘴了求饶,”你别啊,我错了,我们不该这样,你还小。“我那时候根本就什么也听不进去。她手一松劲,我就把手摸了上去,结果摸了一手的水。又把手放到鼻子上闻了闻,说不上来的味道。原来那是毛茸茸的一道缝隙啊。后来发现我越用手揉搓那附近,那的水就越多。我几乎用遍当时所有想到的方法玩她,就是不知道怎么做爱。她越来越兴奋。开始摸我。象我亲她那样,亲遍了我的全身。最后她让我站着,她跪在我面前用嘴晗住了我的鸡巴。我觉得一股热流,以为自己尿了。她却兴奋,嘴里嘟囔着不行,不行。又开始揉搓我的鸡巴。鸡巴有硬了。她让我平躺着,她蹲在我身上,我觉得鸡巴热热乎乎的专进去她的身体。她每次蠕动,我都很舒服。最后又觉得自己尿了出来(射精)。


  那天晚上我记不得我射了多少次,只记得那是我人生第一次性交。


  我一觉醒来的时候,床上只有我,光光溜溜的躺在那,仿佛一切是场梦。


  红姐的父母回来没多久就又走了,带着红姐一起走的。听奶奶说是办到四川去了。遥远的天府之国,我何时在那里能再次见到你,我的初恋,我的爱。


【本章完】

上一篇:颠倒身份的母亲和儿女 下一篇:被我内射了上百次的雅晴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