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李静之乡村轶事


李静今年32岁,大学毕业那年考上了家乡的公务员,经过多年的努力,终于爬上了区城管局副书记的位置。

  这么年轻就进了党组班子,让很多比她年长的人眼红不已,加上她又十分的漂亮,所以关于她的各种八卦“性丑闻”从来就没有停过。

  李静的丈夫对她的工作很是支持,两人是大学同学,育有一个五岁的漂亮女儿。对于外面的风言风语,刘强选择了无视,给了妻子最大的信任和支持。

  所以李静对他也十分感激,在各方面都很满足他,甚至在性生活上一些变态的诉求她也会去满足。这也使得二人的感情十分好,着实让亲者羡慕恨者咬牙。

  最近李静作为援边干部,带着一个工作小组来到一个地图上都不容易找到的县城。工作组一共六人,只有当地政府指派的司机兼助手王阳军是男性。其他四个都是今年刚招的应届女大学生,而且都是长相与身材俱佳的美女。

  「王同志,还有多久到啊?」李静见王阳军一直在偷看自己等人的丝袜美腿,有些不高兴,故意问道。其实县里对她们几个美女也不能说不重视,特意安排了一辆七座带她们进山,不过颠簸的山路把她们折腾的够呛。

  王阳军没有收回贪婪的眼神,继续瞄着李静的黑丝美腿答道,「快了,还有半小时就到了。李书记,你们大城市的制服真好看,嘿嘿。」李静尴尬的笑了笑,她们这身装扮是局里为这次援边统一给配的,一洗两换,包括内衣和高跟鞋都是三套。尤其是这双高跟鞋,不但是十公分的超高跟,还是性感的细跟,套装的裙子也比正常的制服短了很多,属于齐逼短裙。

  一想到出差前还穿着性感的制服和丈夫大战了几百回合,李静感到下身有一股暖流正在骚动,脸也有些泛红。看到其他人都难受的闭着眼睛,没有注意到她,李静才安心。摸了摸自己的丝袜美腿,她很奇怪这次出发前为什么给她们配发那么多连裤袜,竟然每人发了二十双,并且强制要求她们全部带上。

  想着想着李静有些犯困,加上山路的颠簸,她便靠着车门睡着了。李静梦到自己被一大群男人围在中间,而她被以一个十分羞耻的姿势固定在木质的器具上,身边不时传来同行女孩的哭喊声。

  「呜呜呜~李书记快醒醒!呜呜呜~李书记救救我!」晃了晃脑袋,李静愕然发现正并不是梦,她们五个真的被固定在器具上。其他几个女孩明显已经被这些村民轮 奸过了,性感的制服套装散落一地,身上除了裆部破损的黑丝袜什么都没留下。

  李静用力的想要挣脱束缚,可惜她感到浑身酸软,只能大声地质问,「你们疯了吗?我们是国家干部!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嘿嘿,我们当然知道你们是干嘛的!没想到今年送来的女人品质这么高,哈哈!乡亲们,这是城里来的普法干部,我们干服了她怎么样啊?」「好!好!好!」村民们山呼海啸般的叫好声吓坏了李静。

  「四个小姑娘一个村一个,记住别玩死了,玩死了明年就没有新人玩了。」王阳军打断众人的欢呼,李静很惊讶的看着他。他走到李静身边,开始解她的衣服,「别看了李书记,我没那么大本是也没那么大胆子做这事,也就是奉命行事。她们四个肯定要留下来的,您不一样,在这待几天回去肯定升职。很多东西我不能明说,你我都是小人物,知道太多并不好,管好自己的嘴才能过好日子。」「你到底再说什么?你们都疯了吗?快放开我们!」李静发疯似的挣扎,却绝望的发觉自己被捆的一动不能动。感受到乳头传来的刺激,李静绝望的流下泪水,只能沉默地闭上眼。

  王阳军玩着李静的两只乳头,欣赏的说道,「难怪这么年轻就能进班子,果然很识实务。放心好了,你只要让这四个村的班子成员玩玩就行,不用像她们四个一样被全村男人轮 奸。城里女人果然够骚,玩几下乳头就湿了,哈哈。」他往下隔着丝袜摸了摸李静的小穴,发现穴已湿。

  李静懒得搭理他,于是王阳军轻轻撕开她丝袜的裆部,又用剪刀剪断她的内裤,「这才对嘛,丝袜加骚屄才是绝配,内裤什么的都是累赘!」李静刚想骂他几句,就被插入的硬物顶了回来,睁眼一看并不是王阳军,而是一个中年男人。李静这时想到的竟然是这个男人本钱很足,比丈夫的更大更硬,难道自己真是个骨子里渴望被陌生人肏的骚货?

  肏屄的男人可管不着李静的想法,只是卖力的在她体内抽插,享受的和同伴们分享,「哦~这娘皮的屄肏起来真带劲!一点不像资料里说的生过孩子。

  比上年那个叫什么丁娟的强多了!」

  李静一听到这惊呆了,丁娟?副市长!本来只是书记处书记,今年就提了常务副市长,是全省最年轻的女副市长。

  看到李静的表情,王阳军微笑着肯定道,「李书记没猜错,就是那个丁娟。

  我再说几个名字估计你都认识,陈红、刘丽、王小青,都认识吧?她们都来过这里,而且一回去就高升了。」这些人李静岂止是认识,都是省里的名人,有一个传言还要提拔到京城。

  就在她思绪万千的时候,扶着她的黑丝美腿猛肏的男人竟然射了,「啊~别射里面!啊~」不等她说完,滚烫的精液已经射进了她的子宫。之后的男人也不嫌脏,借着精液的润滑作用再次插了进来。

  「放心吧李书记,回城后会安排您做体检,真怀孕打掉就是了。您真是够美的,光看着就有些受不了了,借你的丝袜脚用用哈,嘿嘿。」不等李静反对,一直打着飞机的王阳军将龟头顶在她右脚的丝袜足心,用高跟鞋张着射了。射过还不忘帮她穿好高跟鞋,「嘿嘿,李书记穿丝袜真好看,我先去睡会,您慢慢享受吧,哈哈。」已经有些认命的李静看到唯一认识的人已经离开,也懒得再说话,承受着村干部猛烈的抽插时看了看那四个女孩。女孩们远比她要遭罪的多,已经被奸到脱力的四人被村汉们解开束缚,承受着三穴齐插的凶猛火力。她们带来的换洗衣服也被翻出,被玩不到的村汉用来打飞机,最受欢迎的就是她们的丝袜,一双双崭新的丝袜被拆开,最后都是被射的满是精液时才会放回箱子里。

  李静感到菊穴被摸的痒痒,惊呼道,「求求你们,不要弄那里!」此时她已经没了多少抗拒,毕竟付出的虽然多,但将来得到的收获会更加丰盛。不过村干部们不为所动,想玩哪就玩哪,手指已经插进了李静紧窄的菊穴。

  「咦?嘿嘿~这骚屄的屁眼肯定被干过!不用等明天了,现在就能肏!」玩李静菊穴的村官对着同伴们说道,以他的经验肯定不会判断错误,大家显得很兴奋。正肏屄玩奶的人于是说道,「美女,你放心。我们不会把你怎么样,就要这几天,保证你离开时完完整整。现在我们把你松开,你配合我们,我们就不折磨你,怎么样?否则我们就再叫些人,让你和那几个妹妹一样。你觉得呢?」李静惊恐地摇着头,「求求你,我不要那样!我保证配合你们,你们想怎么玩我我都配合。」村官笑了笑,其他人早就迫不及待,毕竟固定在那里只有一个人可以肏,松开之后四面八方都能尽早玩到美女。很快李静便被松开,被这个粗壮的村官抱着腰猛肏,已经认命的李静那双诱人的黑丝长腿主动环住了村官的熊腰,嘴里也发出了舒服的喘息声。

  「哈哈,今年的女人真是够骚,这么快都开始叫床了!」说完他狠狠地掐了把李静的娇嫩乳头,疼的李静眼泪都快下来了,「不过越骚玩起来越过瘾,张书记,你倒是快点啊,别老占着屄,我都快急死了!」「嘿嘿,别急嘛!哦~好久没肏城里人的屄了,这感觉真好!哦~我快了!

  马上就好!哦~舒服~哦~」张书记捧着李静的黑丝美臀,抱着她肏屄,每一下都插到最深处。李静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发出轻轻的娇喘,拨动着张书记的神经,也促使他有使不完的力气,「这小屄真骚,还勾引我!哦~太舒服了!

  帮帮忙,快扶一下,我有些腿软!哦~停不下来!哦~」刚刚一直对李静菊穴感兴趣的那个人,看准了时机,扶着坚挺的肉棒插入了李静的菊穴。从李静背后抱着她的黑丝美腿,同张书记一起夹肏她,「小骚屄,你的屁眼被多少人干过?这么容易就进来了!哈哈~省去我很多麻烦呢!

  快说,不然把你丢我们村让老百姓轮 奸你。」「啊~啊~不能这么肏我!会操死我的!啊~啊~我说我说~啊~我老公也喜欢肛交,他几乎每天都前后插我两次!哦~啊~」李静双穴被肏,两只乳头也被人含在嘴里吮吸,「啊~啊~受不了了,要去了!啊~」被强 奸的人竟然率先高潮了,顿时让这群村干部哈哈大笑,「哈哈哈哈,从来没见过这么骚的女人,被轮 奸竟然都能高潮,看来我们这次有的爽了啊!

  哈哈!」

  众人纷纷点头,全部围过来在李静的身上乱摸、乱肏,不多会李静就被射的浑身是精液,性感的套装制服也被精液弄得黏糊糊的。众人并不嫌弃她的骚样,而是乐此不疲的继续在她身体内外播撒精液。这一晃天很快就黑了,不管是参加轮 奸的村民,还是被肏了一天的五女,此时都需要休息。

  李静看着目光已经有些呆滞的四个女大学生,她们全身只剩下丝袜还算完整,正瘫在地上抽泣。李静想过去安慰她们,却也不知道怎么开口,从村干部那了解的情况,这四个女孩这辈子都别想走出这里了。她们会和之前每年送来的女孩一样,成为每个村的公妻,每天轮流服侍全村男人,她们的家人会被通知她们是参加高度保密的国防建设。

  想到这里,李静更加肯定安排这件事的人她惹不起,决定熬过这几天算了,放弃了所有报复的幻想。女孩们除了丝袜和高跟鞋,所有其他的衣物全被村民们烧掉了,这是村民们对公妻的规定,她们只许穿这两样,丝袜高跟对男人的诱惑,不管是哪里都是一样的。

  据李静了解,刚刚经历的是欢迎新任公妻的仪式,之后的日子里基本不会再有这么大的群交场面,最多就是左邻右舍约好了一起玩。这也让李静放心不少,毕竟每天被轮 奸,谁都受不了。

  可事实上,她们五个女人只是休息了不到两小时,就又被男人们围住了。

  维持秩序的依旧是王阳军,四个女孩连求饶都发不出声,只能含泪被男人们肏穴插嘴。

  「李书记,这些都是隔壁乡的群众,听闻这次来的都是大美女,特意来见识见识。嘿嘿,说来也巧,这段时间刚好是本地一年一度的换妻节,所以十里八乡的男人都会来玩你们,本地人也会去玩别人的公妻。」王阳军还带来了很多新丝袜,指挥众人七手八脚的帮李静换了双肉色裤袜。

  王阳军在当地的人缘应该不错,大家都认识他,对于他第一个肏屄也没有意见。而且与白天不同的一幕出现了,王阳军扛着李静两条肉丝美腿边摸边操。

  而李静配合地一手握着一根肉棒边撸边吃,乳房也被玩着,她已经开始享受这种别样的刺激了。

  「这才对嘛,嘿嘿。不过李书记,你是我这么多年来见过的最快配合的女干部,也是最骚的。哦~嘿,还会拿屄夹我!看我不肏死你这骚货!哦~哦~」王阳军加快了肏屄的速度,玩着丝袜腿的力气也大了,李静也报复性的用肉丝美腿夹紧他的腰,屄肉紧紧包裹着他的肉棒。

  李静嘴上和手上也不闲着,先后有两人射在她的俏脸上,精液让她睁不开眼,她闭着眼一根接一根的撸动吞吐,把前半辈子没含过的肉棒都吃了一遍。

  王阳军最终也败下阵来,先一步高潮射精,他依旧将精液射在李静的丝袜脚和高跟鞋里,显然这是他的特殊嗜好。

  至于之后又被谁肏,李静也不知道了,她的脸蛋、乳房和丝袜美腿,不停的能感觉温暖的液体。更多的精液射在她的嘴里和淫穴,平时没少吃丈夫精液的她也不反感,来者不拒的全部咽下。此时的李静已经彻底的淫乱,也让周围的男人更加兴奋,越来越多的人过来操她,在她身上射精。

  也不知道被多少人轮了一次又一次,最后李静连手指都被肏的抬不起来,整个人都快被精液淹起来了,众人才因为时间的关系放过她。李静在几个女人的帮助下洗了脸,一番交流才知道她们是之被送到这的女学生。其中年龄最大的比自己还大两岁,已经来了12年,已经是七个孩子的母亲,最近因为她又怀孕了,才能闲下来,否则还是一样每天被不同的男人肏屄玩弄。

  另外几个女人也都是孕妇,原来在这个地区,女人是所有男人的共同财产,而且只有在孕期和哺乳期不用被肏,其他时候都要被高强度的使用。据说这些人的祖先是一个杀手组织的残部,被敌人追的没办法才躲进这里,后来发展成土匪,通过各种手段也只弄来了少量的女人。

  于是他们的头为了让弟兄们能有后,也为了维持凝聚力,宣布把他的妻女贡献出来,做为大家的公妻。大家也把姓氏改成同一个,由公妻生产的后代由大家共同抚养,这样大家就没得争了,这种合情却不合理的荒唐行为也一直延续到了今天。

  其实内战结束后,政府曾经废止过这种行为,却没想到这么多年来他们的刺杀本领依然,被报复性暗杀了很多干部。出动军队镇压也损失惨重,于是不得不对这种荒唐的行为选择沉默,后来因为一些见不得人的交易,更是每年往这里送女人。

  李静从孕妇们七嘴八舌的介绍中总结了如上的信息,对这里有了大致的认识。闲聊时,这些孕妇都表示除了刚开始一段时间有些不习惯,其实这里的男人都挺好,对每个女人都疼爱有加,她们的吃穿用度也不似山村。再说,这么多年来每天除了被肏就是奶孩子,也已经习惯了,真让她们回到正常社会,她们反而会不习惯。

  政府在她们前来的第五年就对她们的家人宣布了死讯,就算她们出去了,也是没有了身份,所以她们很安心的呆在这里。

  李静几人聊着天刚要睡着,几个男人进来了,他们对四个女孩很客气,「你们今天辛苦了,我们是来带你们去睡觉的。」说完一人一个将四个女孩抱走。

  她们前脚出门,又进来了一波男人,他们显然和这里的孕妇很熟,轻车熟路的走到她们身边,享受她们温柔的口交。在孕妇们嘴里射精后又和她们说笑了几句才来到李静身边,「你跟我们走,你在这会影响她们休息。」「可、可我腿软,走不动……」李静话没说完,一个男人就横抱住她,和孕妇们打了下招呼,带着她离开了。

  午夜的山村一片漆黑,虽然白天感觉不到,但晚上的气温还是很低的,只穿着一双超薄丝袜,其他地方全裸着的李静一出门就被冻出了鸡皮疙瘩。旁边的男人想了想还是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她身上,让李静稍微好受点。好在孕妇居所离男人们的房子不远,两分钟就走到了。

  进门后才发现还有几个十几岁的小孩,想来都是这些人的后代了。几个孩子先是脱掉了李静的肉色丝袜,在大人们的指导下玩了玩她的裸腿和淫穴,李静对此十分配合。之后几个孩子一人挑了一双丝袜给李静穿上,然后将他们坚硬的小鸡鸡插进李静的淫穴,尝试着肏了起来。

  每个孩子都得到了大人的表扬,心满意足的睡觉去了,这时就轮到大人们玩李静了。于是可怜的李静一刻不停的又被几个人轮 奸了一夜,最多也就是射完精后被男人抱着睡上不到十分钟,接着其他人会接过她,继续原始的运动。

  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二十天,时间一天天过去,李静每天的工作也没有变过。刚开始几天是早上六点就要接待附近各个村寨来换妻的群众,最少都是四个人一起玩她,一直玩到太阳下山,现在她的双穴已经不需要任何润滑就可以插进肉棒。晚饭时还要在随便一家的餐桌下帮男人口交,男人射精了,她才有晚饭吃。吃过晚饭一直到天亮,她会被不同的家庭带回去轮 奸,有时候一晚上要换三四个家庭。

  其实第五天开始,李静就已经没有了时间概念,时间反而过得更快了。一晃眼就到了最后一天,明天李静就要离开,她已经有些爱上了这个变态的地方。

  当地人为了送别她,也举行了一个欢送会,那就是每个人都在她体内射一次精,已表达对这个有史以来最配合最淫荡,也最美得女干部的喜爱。

  欢送会其实从昨晚就开始了,李静已经咽下了快一升精液,两个淫穴内外也算是精液,换下的丝袜会塞满她的行李箱。这是她准备带回去的纪念品,整整两箱沾满村民们精液的丝袜,足够她穿一辈子的精丝。

  最后要不是李静被热情的群众肏晕过去,这场欢送会都没法结束,看到村民都舍不得李静,王阳军想了个办法。他让没有肏到李静的人将精液装进矿泉水瓶,给李静带路上喝,于是足足收集了四瓶半精液,相信够她喝到家了。

  第二天一早,很久没有穿过衣服的李静,穿着性感的套装和乡亲们告别,一步三回头的和他们挥手告别,临上车还承诺以后每年有空都会再来住几个月,并保证如果怀孕就生下来,并争取帮大家生几个胖小子。

  在回县城的路上,李静经常张开双腿,将乡亲们送给她路上吃的黄瓜掰断了塞进淫穴,再用肉色丝袜挡住,防止掉出来。嘴馋了就把淫穴里的黄瓜拿出来吃,然后续上新的黄瓜,一路和王阳军有说有笑。中途遇到外出回来的村民还停了几次车,让他们肏了自己才走,王阳军一路上也肏了她不少次。

  就这样走走停停,到了下午三点才到县城,王阳军直接把车开到县政府,带着李静来到县委书记的办公室。一进门当地的赵书记就迎了上来,「哈哈,李书记辛苦了。这段时间不好受吧?呵呵,你的事迹小王跟我都汇报了,我会如实向上汇报,提前恭喜您高升啊!哈哈~」李静这时已恢复了往日的风采,只是言谈举止多了一分媚态,「呵呵,那谢谢赵书记了,听小王说车票已经买好了?」「对,买好了。今天凌晨的火车,后天晚上李书记就能睡在您爱人的怀里了,哈哈~」赵书记的手已经摸上了李静的肉丝美腿,可没想到被李静轻轻推开。

  李静微笑着站起身,「赵书记安排的太周到了,小静都不知道怎么报答了呢。」「嘿嘿,那帮我口交报答如何?」

  李静没想到赵书记如此直白,有些尴尬的看看王阳军,后者不置可否的耸耸肩,「赵书记,我先去休息会,山路开着太累了,我得养足精神,晚上还得送李书记去车站呢。」「嗯,那你去吧。」赵书记挥挥手,淫笑道,「嘿嘿~李书记还不快来?

  我可快等不及了啊!嘿嘿~」

  李静见没有办法逃避,只得蹲在他面前,含住赵书记已经掏出来的鸡巴吞吃起来。想来这个赵书记也是个酒色无度的人,李静努力的吞吐了半个多小时才让他射了些精水,又让他摸了摸腿与乳房,好不容易才借口上厕所得以脱身。

  被赵书记搞得不上不下欲火难耐的李静,看到门外打盹的王阳军就扑上去,要不是怕人多被看到,当时就准备掀起裙子做爱。跟着王阳军来到他家里,李静一进门就迫不及待的含住他的鸡巴,顺便把淫穴里的黄瓜拿出来。

  李静的肉丝美腿刚缠上王阳军的虎腰,就听到他家的门响了,着实吓了李静一跳。正当李静不知所措时,进门的人说道,「爸,我回来了。哦~这就是这次的公妻吧?长得确实不错,我能玩玩她吗?」「嗯,这是你李阿姨,她的工作已经结束了。这是我儿子,不过不是公妻生的,所以跟我住县里。」王阳军又抽插了几下,「要不你让他玩玩?我去做饭。」「好吧,你儿子真帅。鸡巴也大,一定比你厉害,呵呵~」李静张开丝袜美腿,勾住王阳军的儿子,「来,到阿姨这里来。小帅哥叫什么名字呀?鸡巴可真大!快插~啊~进来!啊~」「阿姨好,我叫王荣强,叫我强强就好了。」强强介绍自己时已经开始抱着李静的丝袜美腿抽插,「阿姨的丝袜腿好美啊,摸起来好舒服。」「啊~啊~强强好厉害~啊~怎么这么会肏啊~啊~」李静没想到他小小年纪肏屄这么熟练。

  「阿姨的屄操起来好舒服啊,我都想射了。哦~阿姨可以换这双丝袜吗?」强强突然从口袋拿出一双黑色的裤袜,上面有网状的图案,「这是我用来打飞机的丝袜,阿姨可以穿这个给我肏吗?」「当然可以,那你帮阿姨换袜子好不好?」

  「嗯。」强强轻声点头,就开始帮李静换丝袜,同样很熟练,只是丝袜上身后李静感到袜子很硬,上面有很多精斑,向来都是强强的杰作了。

  李静起身转了几圈,用黑丝美腿挑逗了一番强强,「这种袜子确实好看,阿姨也很喜欢呢。」「嗯,主要还是阿姨的腿又长又细,不然再好的丝袜也是浪费。」「呵呵,你这小鬼嘴真甜。阿姨决定好好奖励你一下!」说完,李静蹲下身含住强强的肉棒,温柔的做着细致的口交,「唔嗯~唔嗯~一会射在阿姨胸罩里好不好?让阿姨的咪咪一路都有你精液陪伴。唔嗯~」「嗯。好舒服~阿姨好会口交啊!哦~」二人不再说话,身边只有吞吃肉棒的声音。晚饭前强强一共在李静身上射了三次,两次射在乳罩里,一次内射。

  吃饭时,李静看到没有她的碗筷,就很自觉的脱到只剩丝袜和高跟鞋,然后钻到餐桌下,为这对父子口交。二人舒服地射精后,才给了她一碗白米饭,在山里时李静都是用精液拌饭吃。于是她拿出装满村名精液的矿泉水瓶,倒了半瓶在饭里。

  一般人光看着都觉得恶心,但此时的李静吃着别提有多香了,很快一碗精液拌饭就下了肚。

  李静一直跟王阳军父子俩做爱到十二点,临出门时还让强强在她屁眼里最后射了一次,然后用小半根黄瓜堵住,「这些精液阿姨留着路上拌饭吃,强强觉得怎么样?」「嗯。还是阿姨会玩。」

  李静又拿起他平常打飞机的丝袜,塞进自己的淫穴,「这个阿姨带回去做个纪念,想强强时就穿上这个让阿姨的老公肏我,好不好?」「好!那阿姨多带几双吧!我有很多喜欢的丝袜,我多送几双给你。」强强看到丝袜还能塞进女人的屄里玩,激动的跑回房间,拿出一整盒用过的各色丝袜,「阿姨把这些都塞屄里带回去吧,都送你了。」李静顿时苦笑连连,「这也太多了,阿姨的小穴哪塞的下那么多呀。」看到强强有些失望的样子她又有些不忍,于是又说,「那阿姨试试吧,尽量多带几双,不让强强失望,好吧?」听到想要的答案,强强高兴坏了,「嗯!」

  于是李静在强强的帮助下,一双双的往屄里塞丝袜,不过干丝袜摩擦力太大不好塞。于是王阳军又倒出两瓶精液,把儿子收藏的丝袜都打湿,然后李静再一双双的通过淫穴塞进子宫,最后竟然把十几双丝袜全放进了体内。

  用小半根黄瓜堵住淫穴,李静穿上一双干净的肉色丝袜,重新穿好性感的套装和高跟鞋,「强强,那阿姨走啦。有机会阿姨会回来的,你有机会也要去找阿姨哟。」「嗯。阿姨再见!」想了想,强强又提议道,「阿姨,可以再帮我口交一次吗?你含着我的鸡鸡好舒服啊。」答案自然不会是拒绝,为了不厚此薄彼,在车站等车时,李静帮王阳军也吹了一次,可惜屄里都是丝袜,没有肏屄的条件。就这样,李静带着些许遗憾离开了这里,踏上了回家的旅途。

  两天后,当穿着性感套装的李静出站时,发现他的丈夫竟然在等她。她又惊又喜的问道,「老公?你怎么知道我今天回来呀!」「呵呵,小军打电话告诉我的。」「小军?」

  「嗯,我堂弟,王阳军。」

  字节数:18220

  【完】

上一篇:迷奸过后,她变成了我的女友 下一篇:被木风调教的小柠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