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理


我叫何理,是一个天朝上国的一个普通大三学生。

  单亲家庭,父亲在我十岁半时就因车祸去世了,只留给我和妈妈一大笔赔款。

  妈妈总是告诉我,我的名字由来是因为我爸姓何,妈妈姓李。取李字谐音理。

  当时的我只是默默撇撇嘴走开,对于这种秀恩爱的产物表示没太大兴趣。

  直到入了学籍,我才知道,当时入户籍的时候那老警察手一抖给我打成了合理,而且没有办法更改。

  然后就是各种各样的嘲笑,当时的熊孩子们几乎个个都会指着我,一边笑一边跟他的朋友们介绍合理这个名字。就见老师看到我第一反映也是抿唇,努力板着脸。

  我没有什么朋友,当然,也不需要什么朋友。

  从小到大,每一次考试,每一次测试,我都很完美的交上满分,妈妈也用赔款开了家衣店,剩下的在我们两个观察下买了些股份,赚了不少。

  可能是生活变得越来越顺心,妈妈也从悲伤中走了出来,变得坚强开朗,越来越漂亮。

  我一直以为我和妈妈可以就这样生活下去,却没有想到高中时妈妈身边出现了几个追求者。

  发现了对自己妈妈有了很强的占有欲,所以我想办法解决那些追求者。

  却没想到过了两年妈妈居然打电话给我说想要再婚,要问问我的意见。

  怎么可以,妈妈是我的!我一个人的!

  约好第二天出去吃饭,我静静躺倒在宿舍床上。青春期的懵懂早就过去,我一直都会对漂亮的女孩子有占有欲,所以并没有女朋友,我想要的早就远远不止妈妈一个,这是我第一次思考起怎么样达到目的,占有她们。

  不知不觉居然就睡了过去,哪怕是在梦里,我也只是想着怎么样拥有她们。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脑袋闷疼闷疼的,没什么办法,那就只能先搞砸妈妈的这次再婚。

  天色阴沉着,一阵又一阵的狂风卷起地上枯黄的落叶,明明已经在这里生活了两年半,熟悉了大学里的所有地方,我却感觉怪怪的,似乎有那里不对。

  对了,是静,太过安静了,应该喧嚣一点才正常。

  这个想法刚刚闪现,我耳边忽然就又响起了像往常一般的吵闹声,大学的校园一般都是这样。

  难道我的耳朵出了问题?

  微微愣了愣,把脑海中自己似乎刚从另一个地方回来的念头甩开,我立马打车回家。

  时间还早,妈妈还穿着睡衣,但脸上却偏偏已经画好了完美的妆,柳叶眉,樱桃嘴白里透红的脸庞美的让我惊艳。

  要是妈妈肯亲我一口就好了……

  我垂眼掩下眼底深处的欲望,没想到妈妈忽然靠近,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一吻,而我的角度,刚刚好看到她紫色蕾丝内衣里深深的「事业线」。

  「小禾,发什么愣呢?快换衣服,我们要准备出发了。」强压下心头波澜起伏的各种猜测,我开口问妈妈:「妈妈你为什么要亲我呢?」我可以确定,妈妈在听到这个问题时神情很明显空洞了一刻,然后非常自然的笑了出来,「交流我们母子的感情啊,小禾你今天怎么怪怪的?」我指了指自己的嘴唇,「妈妈再亲我一下吧,亲这里哦。」妈妈嘴里嘟囔着「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爱撒娇……」,却还是亲了我。

  看来是真的了,这种身体里充满力量的感觉,早上的错觉,以及妈妈在我十 四 岁后就不会再做的亲密小动作,看来,我是不知道为什么拥有了影响别人思维,甚至周围环境的能力。

  真是太棒了!首先要解决一件事。

  「妈妈你就不要再婚了吧,跟你的男朋友分手好不好?」妈妈回房间的脚步一顿,疑惑的回头看向我:「这怎么可能?小禾是不满意他?可你们还没有见过面啊?」怎么回事?我走到妈妈面前,拉着她的手:「听我的,分手吧,你又不喜欢他。」妈妈表情又是一滞,点头:「好吧,分手就分手,我是不喜欢他。」果然是这样,我心里笑开了花,跟着妈妈进了房间,听她在电话里严词拒绝那个男人的话,很干脆的彻底断了联系。

  估计那个男人也是很生气吧,毕竟要结婚了突然通知他要分手。但是,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妈妈,画了一早上的妆不要浪费了,换上你最漂亮最性感的衣服,给你的儿子我看吧。」说这话的时候,我的身体忍不住热了起来。

  妈妈笑着答应,拿起衣服要我出去。

  想着各种mc小说里的情节,我不由舔了舔唇,「妈妈,难道你忘了,父亲死后,儿子就是母亲最爱的人,在儿子面前换衣服是很正常的,不管我对你做了什么都是应该的不用计较。」妈妈了解的点头,「是啊,你看妈妈的记性,小禾不说妈妈都忘了呢。」终于,盼了这么久,想了这么久,我终于看到妈妈在我的注视着泰然自若的脱下她的睡衣,露出被我臆想了不知道多少次的成熟酮体。

  我几乎在瞬间就摸了上去,她的皮肤白皙,身材匀称,饱满有型的乳房让我爱不释手,又滑又软的触感简直美妙到爆。

  虽然不知道妈妈这十多年的欲望是怎么抒解的,但是以后,就交给我吧。

  在我的干扰下,妈妈根本没办法穿上她的衣服,于是干脆停了手,任凭我的手她身体上游走。

  下体硬的难受,我也不故作姿态,低头吻上妈妈的嘴唇,眼角在侧面的试衣镜上一闪而过,镜子里面的自己如我所料眼中的情欲浓的几乎要溢出来。

  「唔……」的一声娇吟让我回过神,原来妈妈早就被我吻的七荤八素,趴在我肩膀上大口喘着气,不知道什么时候,我的一只手已经伸向了她的下体轻轻摩擦,没想到她就这样敏感的叫了出来。

  妈妈就被我拥在怀里,我的手在她的身体上肆无忌惮的游走,她美丽的脸上泛着红晕,眼里弥漫着被自己儿子挑起的情欲。

  这画面太美,我顾不上其他就这样把妈妈扑倒在地,一只手逗弄着她的下体,一只手揉玩着她的丰乳。

  「告诉我,妈妈,这个世界上你最爱的人是谁?」妈妈艰难的保持着理智,被快感折磨的在我身下打颤。

  「是你,小,哦,小禾,妈妈最。唔最爱的人,是小……禾,小禾。唔……」一瞬间,仿佛最美丽的烟火在漆黑的天空下绽放。我奖励给妈妈一个法式热吻,然后像一个虔诚的信教徒,一处处吻遍妈妈的全身,留下点点暧昧的红色印迹。

  然后解开自己的腰带,在妈妈的下体试探着进去一点。

  妈妈早就有了快感,下体也早就湿润,我进去的过程十分顺利。

  「……慢……呃……」

  依旧紧致温暖的隧道紧贴着我的肉棒,舒服简直让我乐不思蜀流连忘返。

  妈妈「啊」的一声,下意识张开双腿迎合我的动作,漂亮的双眼半眯着,彻底沉沦在了性欲的欢快中。

  她慢慢的呻吟出声。

  「啊……不……慢……慢……快……啊」

  我一次次的冲击在最深处,妈妈挺起腰肢随我的动作不停的扭动着。

  「唔……哈……哈……啊……」

  终于,我感觉她的身体绷紧到了极限,然后爆发出来,一大股温热的阴精流动在我的肉棒附近,到底是第一次,我也坚持不住在妈妈的体内泄了出来。

  休息片刻,我把妈妈抱上床,任地上留下从她下体流下的,属于我们母子两个的,一道淫靡的白印。

  芙蓉帐暖,自然又是一番大战……

  经过了一段时间的实验,我才终于彻底明白这怪异的力量。大概是我的名字很幸运的捡了漏,只要是从我的嘴里说出来的确定或者命令的话语,在没有外界因素影响下,其他人都会一点都不怀疑的遵从,因为这一切都是合理的。

  呵,没想到这个害我被笑了这么多年名字居然给了我这么大的惊喜,倒也是搞笑。

  解决了妈妈再婚的事,彻底的断了她再找其他男人的念头,成为她最爱的人,我自然又回到了学校,因为这里能让我实验的人多了去。

  当然,体内翻腾的欲望也告诉我,是时候了,是时候给那些曾经垂涎很久的女孩们贴上独属于我的标签了。

  首先第一个,当然要数我们学院最最亲爱的辅导员余静大美女了。

  个人表示因为名列前茅,她总是喜欢在提问时走到我的座位旁让我说说看法,因为身高差,我总是能看见她工作服里面的波涛汹涌,恩咳,也是想了很久呢。

  她是在三年前结的婚,那时候的我还有幸吃到她的喜糖。

  虽然下午才有余老师的课,但是她这种敬业的老师一定在办公室里备课呢。

  好不容易熬过今天早上唯一的一节课,我抱着书本就去了办公室。

  余老师果然笑着让我进去,我缓慢的关上门走过去,就这样低头看着这位美丽的女老师。

  唇不描而红,眉不染而黛,果然是肖想太多次,就连她鼻梁上架起的眼镜我都觉得很可爱。

  大概是我的目光太过露骨,余老师终于想起办公室里还有一个人在。

  「小何,你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余老师,备课的时候就应该全神贯注,忽略身边的一切其他东西。」下一秒,余老师茫然的抬了抬眼镜,低头继续研究课本。

  「老师?老师?」

  果然,她对于我的话完全遵从,忽略了其他东西。

  我走到她的身后,两手把她抱在怀里然后坐下,她依旧很认真的看书。

  就像所有MC小说里的情节,我的手在她的胸部流连轻拂,她的呼吸变得急促,乳- 头甚至发硬立起来,这位女老师依旧没有停下手里的动作,还把书往后翻了一页。

  快感越积越多,她的身子发软,脸色越发红润,我早就掀起她今天穿的长裙,手指隔着她的紫色蕾丝内裤在私密处不停的打转。

  她渐渐忍耐不住发出呻吟,就连眼镜片也蒙上一层白雾,哪怕是身体软倒在我胸膛上,她的手里依旧拿着教科书。

  「余老师,我是你最爱的情人。」

  我伸手解放了她的双乳,依旧闲散的揉捏打转。

  「你爱着我,喜欢着和我偷情的感觉。」

  她依旧呻吟着,拿着书的手指因为用力而泛白。

  「你乐意听从我的一切安排,却不想在别人面前暴露我们的关系。」我的两只手覆盖在她的两座峰峦上,轻轻按压着。

  「啊,对了,你会发现我在上课时紧盯着你,视奸的感觉让你心潮澎湃,然后想办法和我偷情。」这位美丽的女老师弓起身子,慢慢接近高潮的感觉使她的喘息越来越重。

  「最后,你会想尽一切办法拒绝丈夫的求欢,因为你的身体,是属于我的。」终于,她在一声高亢的尖叫中达到了高潮,兴奋的蜜液打湿了她的长裙和我的裤子。

  我们对视着,她放下手中的书热情的拥吻着我,很是放肆的张开双腿跨坐在我的身上……好在这房间隔音不错。

  【完】

上一篇:密室里的闷绝 下一篇:都是我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