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老婆外遇的日子。
我与妻子结婚已经五年了,在一起很恩爱的, 几年来从没红过脸。 她在一家银行分理处上班,聪明能干,很是机灵, 几年来凭着较强的业务素质已担任了分理处的副职。 她业务很忙,在外应酬也逐渐地多了起来,为了工作这都是很正常的, 加上我自个整天也挺忙的也就从没发现我们之间有啥问题。 有一天,我不是太忙,在公司也没啥事, 一想好久没与老婆在一起到外面吃饭就开车往她单位去了, 我很想给她个惊喜就没给她打电话。 到那以后我把车停在她单位对面,当时离下班时间不久了, 就没进去想在那等着她。 就在这时,我看见她们银行门前开过来了一辆本田, 我也没太在意就不经意的瞟了一眼,突然间发现我老婆从车上下来了。 我看见车上一中年男人把车窗摇了下来,老婆弯下腰, 那男人在她耳边说着什么老婆笑着打了他两下, 那人笑着调过车头开走了。 我老婆站在那里,用手抚了抚有些散乱的秀发, 注视着远去的车影转身进了银行内。 我当时心一沉,但一想也许是她的一个重要客户吧, 就没太多想。 过了不久老婆下班了,我把车开了过去, 她一看见我一脸很吃惊的样子,但也没多说啥就上了车。 我说: 「晚上我们一起出去吃。 」她高兴地说道: 「好呀!在单位里累了一整天, 回家也不想做饭了。 」我说: 「你可真忙呀!累坏了吧?」她说: 「可不是的, 在单位拴了一整天连大门都没迈出去一下。 」我一听心里咯登一下,特意留意一下她, 看到老婆的脸上明显地是刚补过的妆头发虽然刚梳理过, 但仔细看还是能看出有那么的一丝凌乱。 「看我干吗?不认识我呀?」说完老婆撒娇的打了我一下, 我一下子想到刚才看到的那一幕——老婆笑着打那个男人的样子。 晚饭吃得我是索然无味,但老婆开心地一个劲的与我撒着娇, 我看着她开心的样子不敢再往下想了,心里堵得很是难受。 晚上回家老婆很是激情,在床上折腾了半夜。 接下来的日子我就留意着老婆的行踪,但一连两三个月也没发现有啥不正常的举动, 于是就放下心来想来还是我多心了吧!就在我放下心时, 却又发现一件事让我起了疑心。 我发现老婆不知道啥时开始,把手机改为震动的了, 有几次我们在一起时看到她偷偷的将手伸进包里把电话给挂断了, 我就假装没看见。 有时很想把她的包翻开检查一下,但又怕她发现了, 会影响我们之间的关系。 老婆以前回家总是把包随便地一放的,可现在总是很小心地放在她的视缐以内, 我真的是一点办法也没有了吗?突然我想起了 她的手机卡是用我的身份证去办的若有事,肯定能查得出来。 想到这后,我就立即去了通信公司,调出电话单后, 我一看还真有问题。 有一个号码与她联系得很频繁,他们每天都在联系, 最多的近三十次。 现在有了缐索,证明了我没猜错,下一步我就得抓住他们的证据了。 虽说她很小心,但肯定要有疏忽的时候吧!一天机会终于来了。 那次我回到家,发现她的包在家,人不知道去哪了, 我迅速地打开包拿出手机,打开短信一看就是那个号, 短信里那人称唿她「我的宝贝」她称唿他「老公」。 从短信上看他们不止一次的在约会,而且说的内容很肉麻。 这天老婆打来电话,说晚上不回家吃饭了, 有个姐妹过生日她要晚一些才回来。 我立刻停下手中的工作去她单位,但不敢开自个的车, 急忙向朋友借了一辆在快下班时一直在那等着。 果然在下班后,那辆本田准时的开了过来, 老婆神采奕奕地走出了大门直接上了那辆车, 我就一直跟着他们。 跟到了一家宾馆,远远地看到他们从车上下来, 那男的半搂半抱着我老婆走进了宾馆那男的还不时地低下头在她耳边说着什么, 逗得她不住地撒着娇去拧那男的脸。 看着他们走了进去,我整个心彷佛都被人给掏空了, 自个独自一人在一家饭馆里打开了一瓶酒喝干了它 呛得我眼泪直流。 不一会酒劲上来了,感到天旋地转的,打电话让我朋友把车开走, 自个召的士回了家。 回到家都近十一点了,老婆还没回来。 晚饭也没吃啥,肚里是翻江倒海的,一下子连中午没消化的全吐出来了, 我倒在客厅里也没劲爬起来了吐得身上、地上全是脏物, 不一会就啥也不记得了……等我在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 我也在床上躺着呢脑袋痛得像要炸了似的。 透过门缝,我看见老婆在客厅里忙碌着,我全身衣服都被换了下来, 身上也被擦干净了。 再一看,都深夜两点多了,我就喊她。 老婆忙进来了, 说: 「醒来了?」给我倒了杯水, 又拿来醒酒药让我吃下。 责怪地说: 「看我不在家,你喝那么多干吗?与谁在一起喝的?你不会不喝吗?这样很伤身体的。 」我没有说话,看着她为我忙忙碌碌的,话到嘴边没说。 是的,我们在一起几年了,渐渐地对一些事情已经忽略了。 但我仍是爱她的呀!她不能这样对待我呀!我该找谁诉说?不敢与家里人说, 怕老爸老妈生气更怕血气方刚的侄男、侄女及外甥们给我惹出事。 确定老婆偷情后,我在痛苦地计划着……自从知道了这事后, 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表面上却还得强装笑脸, 生活好累呀!我甚至要失去了生活的勇气。 在以前我有个幸福的家庭,事业也是小有成就, 朋友们都在羡慕我这事若被人知道了,我还咋活下去呀?我该怎么办呀?我的脑子真的是一片空白。 谁能告诉我到底该咋办呀?这种事放在谁身上, 谁也受不了呀!我想过去把那男的给废了但是我有家庭、有父母, 有我的兄弟姐妹还有个很小的孩子,我生活的责任远远要比这个重要得多。 经过几天的深思熟虑后,我决定先把家庭财产给转移, 这是第一步;等我一切完成后就来个釜底抽薪, 走人。 我把计划具体地考虑成熟后就开始行动了: 首先, 我给一个远方的同学打了电话只告诉他我要做一笔生意, 要从他的公司里过一笔帐。 在得到他的同意后,我就开始准备工作了,我准备把钱转过去后用这笔钱再注册一家公司, 然后再从那转到我姑家这样的话,她是找不到了的。 在一切准备就绪后,我就与老婆谈了。 我说: 「我同学在南方的公司效益不错, 就是缺少资金想让我们入股。 」老婆说: 「那好呀!不过你得实地考察一下, 再把公司的详细资料给我看看我看能投资吗?」这些可是小菜, 几天下来我就搞定。 老婆很放心地把家底都给我交了出来,我一看, 就趁热打铁说: 「咱把房子押出去多贷点资金会周转得快些。 」她说成,很快也就办妥了。 当把这一切办妥后,我的心里是空荡荡的, 看着她那无忧无虑的样子我真不知道她知道这一切后该是啥样?在以后的日子里, 我常常向她汇报着入股后的发展是一片大紧接着我也在这边做好了撤资的准备。 看着她蒙在鼓里,我心里也不好受。 有天我突然问她: 「假如我们一无所有了, 咋办呀?」她笑着说: 「钱不是人赚的吗!以前我们不也是一无所有嘛 那还不是照样过?你今天怎么怪怪的问这干吗?」我默默无言。 说实话,我这人就是心太软,看到老婆对我毫无戒心的, 我真不忍心去欺骗她。 有几次我都忍不想与她说,但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 我想啥也不说了,现在好好善待她吧!每到周末, 我们把孩子从父母家接回来在一起过着愉快假日, 上公园、逛商场。 每到深夜时,我常常会独自醒来,看着她缩蜷在身边熟睡的样子, 我真的不忍心就这样抛弃她。 我心里涌上一个念头: 算了吧!我不去揭穿她, 多给她体贴、照顾让她感到家的温暖,自个去了结, 就当是一片云飘过。 我真的不愿让家、让孩子受到伤害,孩子还小, 若受到了伤害要远远的超过大人我大不了再找一个, 可孩子咋办?嗨在家里待长了就是忧愁寡断。 想到这么多,我在那段日子也是放弃了不少事来照顾家, 我常常会拥抱着老婆 深深地对她说: 「我爱你!」每次她都激动得泪光闪烁、眼圈发红。 那段日子从内心里我真的已原谅了她,竟管她一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 我想可能她会了结的以后我也不会让她知道我的发现。 在我正打算原谅她时,又有一件事刺激了我。 本来在我看来还有和好的可能,若那样, 我永远也不会把我的发现说出来不让它出现那道裂痕, 只让我的心滴血。 可她再一次地让我失望。 那天是老婆的生日,我买了块手表想在晚上吃饭时送她。 下午我过去找她,邀她晚上去吃顿烛光晚餐, 可她极力地说晚上有事走不开 我问她: 「真的有事吗?」她说: 「是的。 」但眼光不敢看我,手不自主地拉着衣服。 「非得今天去吗?」我问,「嗯。 」她点点头。 我说: 「那好,晚上我去我爸家吃饭。 」我气得真想给她个大耳光子,但还是忍下了。 我直接去了我爸家,吃完饭后带着孩子玩,晚上我也不打算回去了。 到了深夜,电话打了过来,我没接,一遍又一遍, 干脆我给关了。 她又坐的士过来了,我怕吵醒父母,就与她一起回去了。 「你生气了?我真的有事,对不起。 」老婆带着歉意说, 我说: 「没有,我只是困了, 在这睡着了。 」「那你咋不打电话说一声?给你打也没人接, 真让人担心我还以为你出啥事了呢!那么大了, 咋还给小孩似的让人担心!」她在一句句地责怪着我 我真想大骂她一通以解我心头的怒火。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我是根本一点睡意都没有, 我的一腔怒火就想发泄。 我起来上了趟卫生间,一眼看见了她扔在洗漱台上的内裤, 我一看那里黏唿唿的一片液体,火腾的窜了上来。 以前她换下后都是及时地泡在盆里,今天可能我不在家, 她着急得竟忘记了。 当时我是脑袋一热,一下子窜进了厨房把菜刀就拎了出来, 来到了床前可我又想起了可爱的孩子,心就软了下来。 我进了卫生间打开凉水冲在了身上,这时老婆起来了, 问我: 「深更半夜不睡觉干吗呢?」我说: 「热 我冲一下。 」「你冲澡咋还拿把菜刀呀?」她满腹疑问, 我支支吾吾地说: 「我……我不会是在梦游吧?」她笑了: 「快睡吧!别折腾了。 」回到床上,老婆一头钻到了我的怀里, 我真想一脚把她给踹下去。 冲动是魔鬼,真的可怕,要不明天得多少亲人在痛苦, 可那人会活得依然潇洒快活。 我要离了,把老婆推给他,这场悲剧让他们去演吧!第二天老婆看到我给她买的表, 激动地抱着我让我给她戴上, 说: 「对不起, 真的不该扫你的兴。 」我说: 「没关系,只要你能高兴、开心, 就是我的愿望。 」我一直送她到单位,她还舍不得下车。 事到如此,我就必须加快步伐,实施我的计划了。